欢迎访问甘肃司法网,今天是 2018年07月18日 星期三
当前位置:首页 » 监狱工作 » 工作动态

一个服刑人员的自白:爸,对不起

责任编辑: 马静 发布时间:2018-01-03 阅读次数:1745
字号:A A    颜色:


  一个服刑人员的自白:


  我是云南省第四监狱五监区服刑人员吕**,因犯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。


  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。不知不觉间,在高墙电网、铁门围栏下生活的日子里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年。回顾往昔,如今的我的种种恶果都与一样东西密不可分,是它让我丧失了自由,是它让我重伤了家人,是它让我的人生几乎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,它就是——“海洛因”。


  说起我染上毒品的过程,可以说是四个字“稀里糊涂”。初中毕业后,我离开了学校步入社会。年少无知的我很快结识了一帮“好兄弟”,这帮人打着“感情”和“义气”的幌子,不断怂恿我吸食海洛因,为了更好地融入我“兄弟”们的圈子,我几乎没怎么抗拒,就沾染上了毒瘾。


  每天不定时发作的毒瘾,让我无法正常的工作,当然正常的工作也根本无法支付我巨大的吸毒开支。我开始厌恶劳动,每天只想着在床上享受那吸毒后的欢愉,不吸毒的时候,我就一天到晚在街上闲逛,如行尸走肉一般浑浑噩噩的活着。我也开始了无休止的向父母索要,“钱包被偷了”“生病没有医药费”、“被抢了”……我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,利用父母对我无条件的爱与信任,一次次地骗取他们的血汗钱,然而纸包不住火,在经历了数次荒唐的骗钱借口和目睹我巨大的身心变化之后,他们终于发现了我吸毒的事实。然而父母无数次的哭泣、痛骂和哀求,都抵不过毒瘾发作时的难受,于是我依然在毒品里放纵自己,难以自拔。直到有一天,我回家拿钱时,一抬头突然发现父亲的头发居然全部变白了,我忽然意识到作为儿子,我是多么失败,父亲得承受了多大的压力、操了多少心,才会让年仅四十多岁的他一下子满头白发,我内心的那根冷漠了许久的弦终于触动了,那一刻,我决心要改变,我跪在父亲面前痛哭流涕,求他原谅自己。都说儿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,父亲原谅了我,他立刻从医院买来了“脱毒舒”,将我锁在卧室里,就这样我开始戒毒。


  没多久,毒瘾开始发作了,我从一开始的汗毛竖起、浑身起鸡皮疙瘩、流眼泪、打哈欠、流鼻涕,到百爪挠心、生不如死,对父母的愧疚和悔恨瞬间就被毒瘾吞噬得一干二净,到了凌晨三点,我想办法挣脱了锁链,破窗而出。听到响动的父亲追了出来,把我拦在院子里,父亲无助地望着我,那一头白发在月光下格外地刺眼,他痛心疾首的大声骂道:“我养了你十七年,你什么都不留下,就这样走了?我真是白养了你一场!”那时的我脑子里一片混沌,丧失了理智,我冲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,将手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,比划着自己的五根手指上说:“我把我这几个手指留给你,以后你就当没我这个儿子!”说完,我扬起刀就往自己的手砍去。“啊!”的一声,惨叫响起,但我却没有一点痛感,原来是父亲眼看来不及夺下我的刀,为了怕我伤到自己,想也没想就用自己的手掌盖住了我的手,我那一刀,重重地砍在了父亲的手上!鲜血立刻飞溅而出,他的两根手指齐刷刷地被我斩下,飞落在了地上!强烈的毒瘾驱使着我冷冷地扔下刀,仅仅丢下一句“对不起”就夺门而逃,我甚至,都没有想到要送父亲去医院……


  离家出走后不久,我就因为运输毒品而坐牢了。我从来不敢奢求父亲的原谅,但父亲得知我出事后,第一时间就到看守所探视我,他那残缺的手指,像一把刀,重重地戳着我的心。隔着铁窗,他用他残缺的右手轻轻抚摸我的脸,温柔地说:“过去的已经过去了,你已经长大是个男子汉了,男子汉要学会担当,戒掉毒瘾、好好改造,你仍然是我的好儿子。”而我,早已泣不成声,除了一遍遍含糊地重复着“对不起,我错了”,再也讲不出任何话。那一刻,我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“戒掉毒瘾、好好改造、早日新生、重新开始”,这是对父亲的承诺,也是对自己的救赎。


  爸,谢谢你再爱我一次;警官,谢谢你们再教育改造了我一次,我要重新做人,一定要重新做人。(蒋兵 罗雯君)


来源:中国长安网
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您是第 位访客

甘肃省兰州市广场南路1号 联系电话:0931-8885978 传真:0931-8884970

甘肃省司法厅主办 陇ICP备09002628 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8号